top
确定
确定 取消
织绣文物的科学保护与保养

织绣文物的科学保护与保养

众所周知,织绣文物的保护历来是文物保护工作者所关注的焦点和难点。北京艺术博物馆作为一座综合性的艺术类博物馆,收藏有传世的明清织绣文物两千多件,包括明代的大藏经裱封、帝后龙袍、各种观赏品、宗教、祭典的礼仪用品 及宫廷和民间的生活用品等近百个品种,其中有不少是国家级珍品。研究文物的质变机理;合理地控制博物馆的保存环境;认真做好预防工作;适时开展科学保护与保养的研究,是防护和抑制织绣文物劣变的重要手段。

合理地控制博物馆的保存环境

织绣文物的强度降低及褪色原因,除本身的材料、染料结构和不稳定等因素外,还受到外界温湿度、光线、空气污染等自然因素的影响。如何在有限的条件下营造出一个适合织绣保存的小环境,主动地为阻止或延缓文物的劣化变质而采取必要的防护措施,最大限度地减少文物受损,便成为我们的神圣职责和艰巨任务。

1、控制温度

文物材质在自然环境中起化学反应,这就意味着文物受到损害。而化学反应的速度与温度有关。特别是织绣文物的保存环境要求以低温与干燥环境为最好。文物库房温度,以控制在14~18℃之间为宜,夏季不高于25℃,日温度变化控制在2~5℃,高于25℃则虫害繁殖,霉菌孳生。总的来说,温度比较好控制,只要装上空调设备即可。但由于我馆多年的电线线路老化,电容不够,因此我们只能靠人为的采取一些传统简单措施。

2、控制湿度

织绣文物的含水量与相对湿度有关,织绣文物在高湿度环境下褪色速度增快。沙漠干燥地域出土的染织物色彩鲜明,说明干燥对保持色泽有很大作用。一般情况下,库房相对湿度应控制在45^%~65%之间,变化不应超过2%~5%,过于干燥会引起干裂、脆化,过湿会加速老化和褪色。

3、控制光线

织绣文物属于对光特别敏感的文物,要求照度标准应小于50勒克斯(LX),年总爆光量低于12000LX,即一年只允许陈列30天(每天8h),光源的紫外光含量比值应小于75微瓦/流明。织绣文物无论存放库房,或陈列于展厅,我们都要注意将其展开放平,绝对不要折叠,且严格防止采光中的光线照射,尽可能减少曝光时间和降低照度。

4、 控制灰尘

灰尘对织绣文物的危害极大。灰尘时固体杂质,形态不规则,且多带有棱角,落在织绣物上,在使用过程中会引起对文物的摩擦,使织绣产生机械损伤和污染。灰尘一般易吸收空气中的水分,在文物表面形成一层相对湿度较空气为高的灰尘层,它能吸附空气中的有害化学杂质,落在织绣表面上课产生酸解、碱解、变色、褪色及酥脆等破坏作用。灰尘时各类微生物的载体,是霉菌孢子的传播者,是微生物寄生和繁殖的场所,可使文物受到霉烂、腐朽。因此,洁净的环境是做好织绣文物保护的关键。

5、 控制污染气体  

污染气体是指人类活动产生大量的有害物质逸散到空气中,使大气正常组成中增加了多种新成分。当其达到一定浓度时,就会对物质产生不利影响。据1998年国际环境调查结果表明,北京是世界上严重污染城市之一,硫化物含量超标。污染气体对文物产生的危害,日益严重,尤其是硫化物具有腐蚀作用,对纤维素、蛋白质等均起腐蚀破坏作用,并对颜料褪色有重大影响。

6、 控制虫害

博物馆库房有种类繁多的有害昆虫,常见的有毛衣虫、烟草虫、怪甲、蟑螂等。它们各自有不同的食性,会对各种质地的文物造成危害。如毛衣虫会破坏织绣文物,昆虫的潜伏期较长,而且具有很强的繁殖能力,在15~25℃的温度和45%~65%的相对湿度下它们几乎没有休眠期,能不断地繁殖。所以,这些有害昆虫如没有被及时杀灭,就会对文物造成严重的危害。

认真做好防御工作

综上所述,藏品库房必须是宽大的,温度不宜过高,通风良好并有空调设备,如条件不具备,就必须采取其他措施。

1、 防潮湿

潮湿是引起发霉的真正原因。一般认为,环境温度超过20℃,相对湿度高于65%,再加上通风不良,织绣文物就容易起霉,形成霉落。为了防潮,我馆将织绣库房设在了隔潮效果较好的三层,采用了木地板;配置排风扇,在环境气候适宜的季节,定期进行通风排潮;同时在橱柜内放置吸湿性药剂,在展厅的展柜中放置除湿机,以改善柜内湿度环境。严格执行阴雨天以及湿热夏季不进库房的制度,以保证织绣文物的安全。经过几年来的定时测量观察,认为总的防潮效果很好。

2、 防灰尘

经常彻底地做好文物、文物库房及周围环境的清洁,是做好织绣文物保护的最有效方法之一。而且,这一工作只要下功夫,认真去做,肯定是可以做好的。它包括以下几个环节:

(1)接触文物。入库前我们都要换上整洁的工作服、工作帽及工作鞋,戴上口罩和手套,这样做避免了将库外的灰尘带入库内,也避免了人的呼气和受伤汗液直接接触到织绣物。人体表皮的分泌物时汗渍、皮脂和细胞组织的混合物,其中表皮组织含有黄色和棕色色素(三聚氰胺和氧化血红蛋白等)。新分泌的皮脂含有大量的甘油三酸酯,它随之转化为另一种深颜色的化合物,经常与此类深色物接触的织绣文物,就会受到严重的污染。

(2)定期入库打扫卫生,做到室内无灰尘。清除灰尘时,采用湿法,将灰尘转入液相排出,或用吸尘器清扫,以避免尘土扬起,落到文物柜中。        

3、 防有害光线

可以说几乎所有的光,可见的、不可见的、自然的盒人工的,都是造成藏品质变的原因。光线不仅引起染料颜色的褪色,使织绣品失去光泽,而且对织绣材料的强度也有着极大的影响和危害,使织物的机械强度降低、发脆或发粘。光照导致藏品变质,取决于曝光量、曝光时间等。为防治由于大量曝光造成藏品变质,我们在织绣的保护和使用中特别注意以下几个方面:

(1)采取隔绝光照的措施,将织绣文物全部放置于橱柜中管理,并将一些重要的织绣文物进行抽真空塑封保存。尽管库房面积狭小,我们仍尽最大努力将织绣都展平放置在橱柜中。对于面积较大而必须叠放的,则在叠摺的部位放置卷成筒状的绵纸,使之减轻压力,以避免出现死摺。

(2)在可能的范围里尽可能减少照度和照明时间。采光照明时观赏、研究博物馆藏品的基本要求,但为了减少光线对织绣文物的有害作用,我们进库做研究及保管工作都尽量缩短时间,并且做到能不开灯则不开灯。

(3)定期更换展室中的展品。织绣文物不易一次展出时间太长,否则将造成对文物的严重损害。因此,我们定期撤换展现上的织绣展品,保证每一件织绣品的展出时间不超过30天。

(4)建立着呢过去的摄影使用制度。在摄影过程中,闪光灯的强光会对织绣文物造成伤害,所以文物的摄影和录像应该遵循操作规程。我馆织绣文物的拍照要求摄影时事先做好一切准备工作,做到技术娴熟,尽量减少闪光灯的强光照射。

4、 防污染气体

我们对博物馆的环境进行长期监测,以便了解库房、展厅长年的环境条件。掌握室外气候规律,在气候不宜的季节,紧闭库房门窗,将文物置于铝合金柜中,并尽可能封闭紧严,使柜内免受外界干扰。必要时对其进行密封处理,加密封条或用纸糊严,并长期拉上窗帘,使空气污染物进入库房的数量降到最低程度。根据空气流动的规律,在室外气候适宜的时候开窗通风,有时采用机械通风的方式,利用排风扇等进行通风。

5、 防虫害

对虫害的预防,关键是要切断昆虫进入库房的通道。目前市场上防虫霉的药剂很多,但光靠药剂不能解决问题,关键还要靠保管员长期细致耐心的预防工作,所以我们采取了以下措施:

(1)做好入库前的检查和熏蒸处理。新征集来的文物进入库房前,必须经过清洁和杀菌消毒处理。今年年初,我馆从南方征集了几件道光时期的龙袍及补子,它们均为出土文物,上面霉朽严重,尽管我馆没有消毒设备,我们还是千方百计地找到了兄弟博物馆来帮助消毒,之后才正式地将其入库保存。同时对已经入藏的文物,则分期分批地进行通风杀菌。

(2)建立经常化的清洁和消毒制度,并严格执行隔离制度。我们规定,对于存放文物的橱柜、铺垫织绣用的绵纸都必须进行预处理后方能使用。对库藏文物经常检查,我们对每件织绣的保存现状做到心中有数,时时注意观察库内有无蛀屑、虫孔之类出现。一旦发现生虫现象则严格进行隔离,以免传播蔓延。在严重的情况下,我们还采取了全库杀虫处理

主动开展科学保护的实验与研究多年来,我馆的文物库房、展厅大部分是使用樟脑防虫防霉,虽然投药剂量逐年加大,但由于樟脑是一种驱杀虫剂,本身没有多少防霉作用,且连续使用了几年,害虫产生了抗药性。1996年,织绣库房发现了虫害现象,对此我们采用了新的驱杀虫剂—“净霸”密封杀毒方法。但1997年春天,发现效果不理想,遂在惊蛰前再次投净霸杀毒。事实证明,净霸杀虫也不理想,于是我们又采用以塑封包装后抽真空杀死成虫及卵的办法,由于技术力量及人力原因,不能保证理想效果,因为我们没有专用的不透气塑料膜,所以难以维持真空状态。在这种情况下,我们将部分书画加以清尘、晾放通风、并将全部明代经皮(共2300件)清理,然后每10片一组加以包装、密封、投药杀虫,四个月完成后,也未达到理想效果。此种情况最终引起领导高度重视,为了有效、快速灭治虫害,我们多次向专家请教,认真分析虫害产生的原因,制定切实可行的急救措施,并对各种措施方案进行实验。

首先,对发生虫害的文物进行隔离,放置“净霸”并用塑料薄膜全部密封进行杀虫,但事实证明,“净霸”杀虫效果并不理想。

其次,采用脱氧冲氮密封保护法。

最后,选用溴甲烷化学熏蒸剂作为除治虫霉药剂。溴甲烷熏蒸已广泛用于粮食、土产、植物检疫等方面,并取得良好效果,除杀虫效能外,还具有杀菌(特别是杀霉)性能。

夏季,北京地区高温多雨,文物通常处于虫霉易繁殖的环境中,故往往是虫霉并发。而文物一般不宜反复多次进行熏蒸处理,若能选择一种熏蒸方法使虫、霉同时杀除,则可一举两得,因此我们选择了溴甲烷作为熏蒸剂。该熏蒸剂渗透性好,挥发性强,易渗透到各处,使虫霉彻底除掉而无残留,但其对保管员健康有无影响还在研究中,仍应持谨慎态度。